Center for Studies of Media Development, Wuhan University.
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
papers
从世界新闻史的视野看中国报业的集团化
发布时间:2004-05-11 09:04:17 作者: 来源:新闻记者2000年第7期 关注:35615

 

     

    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思想解放运动的展开和改革开放政策的推进,中国报纸也实现了重大的变化。其最突出的表现,便是新闻传播媒介开始逐渐地由政治宣传工具演变为信息传播工具,由事业单位演变为企业法人。新闻工作人员所追求的不仅是宣传目的,经济效益也成为新闻媒介追求的目标。报纸的种数和发行量持续上升,其普及水平日益提高,报纸愈来愈朝着产业化的方向发展,并且在此基础上出现了集团化的趋势。这一趋势在21世纪的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将会决定中国新闻传播事业的整体格局,因而值得人们关注。

一、世界新闻媒介产业化集团化的历史背景

当代中国报纸的产业化、集团化趋势的出现,并不是一个偶然的现象,而是中国新闻传播事业发展的必然结果。要深刻地把握这一现象,必须把它放在世界新闻历史的宏大背景中去考察。

    从世界新闻史的发展过程来看,新闻媒介(初期主要是报纸)的产业化出现于19世纪30年代。其具体的背景,主要有三。一是政治民主化的完成,从17世纪中叶到19世纪初,经过近200年的奋斗,在欧美主要国家,相继建立起以主权在民相标榜的立宪民主制度。思想自由、言论出版自由成为受到宪法保障的基本人权。报纸的第四等级、第四权力的地位,使其成为社会政治生活的重要因素。二是工业革命的进展。大机器生产创造了巨大的物质财富,同时也使更多的人们卷入市场的旋涡。交通技术的进步和印刷技术的革新,使得报纸在短期内大量印刷和迅速发行成为可能。三是城市化进程。工业的发展使越来越多的人口涌入城市,城市不仅是政治、经济中心,而且也成为社会的文化中心和信息中心,从而为商业化报纸的发展提供了巨大的市场空间。

    1833年,美国纽约出现了历史上第一家成功的大众化报纸,紧接着在美国及欧洲各主要国家的重要城市,亦涌现出众多廉价的大众化报纸。大众化报纸不同于此前政党报纸的重要特征,表现为如下几点:1、几乎所有的大众化报纸都标榜自己的超党派独立立场;2、大众化报纸都维持了经济上的独立,发行和广告成为报社的两大基本的收入来源;3、为满足中下阶层的需要,大众化报纸拓宽了报道领域;4、通俗易懂,平易近人;5、价格低廉。大众化报纸的繁荣,标志着报纸产业化时代的来临。

报纸产业化的结果必然是集团化、垄断化。到19世纪70年代,首先在美国,接着在欧洲其它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相继出现了控制多家报纸的垄断报团。进入20世纪后,广播电视相继登上了历史舞台。在许多国家,广播电视一开始就是作为商业企业加入竞争激烈的新闻市场的,自然会成为新闻媒介集团化进程中的重要脚色。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新闻媒介集团化在质和量两个方面,均实现了很大的突破。总体而言,这一过程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

一是单一媒介的集团化。此阶段始于19世纪70年代,至20世纪20年代,媒介的集团化仅限于报业领域。

二是跨媒介跨行业的集团化。此阶段始于广播的出现止于20世纪50年代。其重大特点是新闻垄断集团不仅拥有不同性质的新闻媒介(报纸、电台、电视台、通讯社、出版社等),而且还将经营的触角延伸到新闻传播之外的其它行业。

三是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超国界的集团化。即拥有不同性质新闻媒介的新闻集团不仅涉足于新闻传播之外的其它行业,  而且将其势力范围扩张到了世界的规模。崛起于50年代初期的加拿大人罗伊·赫伯特·汤姆斯创办的汤姆斯新闻集团是超国界集团化的始作蛹者。80年代以来,出生于澳大利亚的默多克创办的国际新闻公司,成为超国界集团化的典范。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互联网络的兴起,跨媒介与跨行业的集团化在质和量两个方面均实现了根本的突破。在今年初发生的美国在线和时代华纳公司的合并,创造了有史以来企业合并金额的新记录。

二、中国报纸产业化、集团化的进展及局限

从中国新闻历史演进的客观过程来看,报纸的产业化进程并非始自于今日。早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就出现了把报纸作为产业经营的成功的报人。如《申报》的史量才,《大公报》的吴鼎昌、胡政之、张季鸾等,在报纸的产业化方面作了有益的探索。

但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自共和国建立以来,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期,中国新闻传播领域的泛政治化现象极为严重。报纸、广播电视等新闻媒介不再被看成是一种必须自负盈亏的企业,而是一种政治斗争工具和宣传舆论工具。因而无须顾及发行与广告的收益,无须考虑经营的成本效益问题。报社、电台电视台在经营上的亏空,可以由政府的财政补贴来填补。为维持新闻传播再生产所必须的经费投入,亦可在计划范围内得到政府的财政拨款。新闻媒介变成了完全依附于政府和执政党,以皇粮为生的事业单位。

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新闻传播领域发生了一系列重大的变化。新闻媒介的事业单位性质虽然没有改变,但是必须按照企业化的原则来经营。社会效益和宣传目的固然是新闻工作者追求的直接目标,但其前提是维持自己的生存,为此它必须追求经济效益。这一变化的发生,与改革开放的历史环境是分不开的。而改革开放的前提条件又是思想解放。1978年发起的真理标准讨论,打破了一切教条框框,排除了极左思潮的影响。使人们对新闻媒介的使命、性质、功能的认识,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在这个背景之下,经济领域改革的成功经验也开始为新闻界所接受。成本效益观念、竞争观念、市场观念开始入驻新闻媒介经营管理者的头脑。人们逐步地意识到,在利益的追求方面,报纸、电台电视台与其它企业其实并没有根本的区别。与此同时,渐渐宽松的政治环境和城市的发展,也为报纸的产业化创造了条件。

中国报纸产业化的集中表现,是报业的集团化。长期以来,国内新闻界、理论界一直认为,报纸的集团化是以生产资料私有制为前提的自由主义社会无政府状态的反映,是资本主义社会政治腐朽的表现。在实行计划经济的社会主义社会,自然没有集团化存在的余地。随着经济改革的不断深入,随着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转变,报业的集团化也成为新闻界、理论界的热门话题。1996年,广州日报报业集团宣告成立,成为经国家新闻出版署正式批准的国内第一个报业集团。以此为契机,新的报业集团不断涌现。到目前为止,国内经正式批准的报业集团已达16个。

报业集团化的出现,使中国报纸的经济规模扩张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一些大的报业集团的年经营收入接近20亿元人民币。但是,如果与国外报界进行横向对比,中国报业的产业化、集团化程度充其量也只能算是初级阶段。目前西方发达国家的一些大的报业集团,多为上市公司,其资本市值及年实际收入都在数十亿乃至百亿、千亿美元以上。这些差距固然与中国现在整体的经济水平直接相关,但报业自身及与此相关的一些政策因素,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从世界报业集团化的整体水平及一般趋势来看,中国报业的产业化、集团化在目前至少存在着如下三大局限。

首先是地方性。到目前为止,中国报业集团化基本上都局限于地区的范围。虽然报纸的发行不受地方的限制,但在所有权的转移(兼并、联合)方面,却障碍重重。以至于广东的报业集团不能收购、合并浙江的报纸,或者在浙江创办新的报刊。反之亦然。这不仅是一个地方保护的问题,更重要的还是报刊对地方党政系统的依附问题。此种依附和地方保护,严重地限制了报业集团化的发展空间。

其次是单一性。此种单一性在传统媒介表现得尤其显着。它意味着集团化只能在同一性质的媒介间进行。也就是说,报业集团不能涉足广播电视领域。同样,电台电视台也不能创办正规报纸。这种人为的限制,使得传统媒介之间隔行如隔山。不仅无法发挥媒介之间的互补效应,也造成了新闻资源的浪费,从而增加了新闻传播的成本。上世纪末兴起的网络媒介,对传统媒介提出了严峻的挑战。为了迎接这一挑战,报纸、电台电视台一方面进行深刻的改革,另方面则纷纷上网,以至出现了传统媒介与网络媒介融合、互补与竞争的态势。

再次是行业垄断性。根据通行的新闻理论,报纸是宣传工具,必须政治家办报。报纸虽然也要实行企业化运作,追求经济效益,但应该以社会效益优先。在根本性质上,报社与一般的商业企业不能同日而语。所以,新闻媒介可以经营其它行业,而其它行业却不能涉足报业、广播电视业。这就使得新闻传播的扩大再生产难以得到其它行业资本的支持,从而限制了报业集团的规模及其发展的速度。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报业集团徒有集团之名,而无集团之实,与组建集团之前没有什么区别;有的是由于行政干预,而不是自然生长而成。

以上种种局限,使得中国报业的投资渠道单一,报业的经济规模偏小,在一定的程度上制约了速度的提升,可以说这正是当前中国报业集团化进一步发展的主要障碍。

三、报纸产业化集团化发展必须解决的问题

当我们告别20世纪跨进新千年的门槛时,网络媒介迅速崛起,WTO也在向我们招手,中国经济的新一轮增长期也拉开了序幕。展望中国报业产业化、集团化的前景,不能不重新审视当前报业置身的政策环境。如前所述,中国报业的产业化集团化既然存在着单一性、地方性、行业垄断性的局限,要促进报业的进一步发展,扩大报业的经济规模,提高其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必然要求打破这些局限,改变不利于推进报纸产业化、集团化的现行政策。具体而言,我们在政策上的改变,至少应包括如下几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是打破媒体之间的界限。当前中国报业的集团化主要集中于同一性质的媒介内部。由于政策的限制,报纸不可能涉足广播电视事业。这与中国现代条块分割的行政体制是分不开的。中央政府有什幺职能部门,在国内从上到下必然有与此相应的战线。正如此部门与彼部门之间互不统属,各条战线也井水不犯河水。新闻传播领域也是如此。报纸属新闻出版局,广播电视属广播电视局,彼此独立,相互设限。这一方面不利于媒介之间的优势互补,另方面则容易造成新闻资源的严重浪费。如果打破媒介之间的界限,撤除藩篱,推进不同性质媒介之间的融合,不仅有利于壮大新闻集团的势力,而且还有利于在新闻集团内部统一调配人力财力,充分地利用各种资源,降低经营成本,从而减轻读者的负担。

第二是打破行业的界限。根据中国现行的新闻政策,报纸可以经营其它的行业,如商业零售、旅游观光、房地产等;可是其它行业的资本却不能经营报业。限制其它行业的资本流入新闻传播行业,大概是基于新闻媒介的意识形态性质。新闻媒介作为生产精神产品的企业,不能与其它生产物质产品的企业相提并论。同时在新闻传播领域还禁止设立合资合作企业。不仅禁止外国资本,本国的资本也是如此。这其实是过于担心了。因为在新闻传播领域,是完全可以把编辑权和所有权分开的。如果说,外国资本介入报业,不利于政治的稳定和国家的安全。那幺限制本国其它行业资本的介入则不仅是多余的,而且还不利于报纸的发展。在科技迅速发展、高度商业化的当代社会,报业的维持与发展需要大量的投入,仅靠报纸自身的积累是远远不够的。打破行业的界限,容许其它行业投资报纸,是推进报纸的产业化、集团化的重要手段。

第三是打破地域的界限。如前所述,中国报业的集团化至今仍局限于地区的范围。甲地的新闻集团要想侵占乙地的报业市场,必须面对乙地严密的地方保护,其困难是难以想象的(至于电子媒介,则由于频道资源的有限性,更是有利于地方保护。如不少省份的有线电视网就是不播湖南卫视的节目,因为与本省的电视节目相比,湖南卫视的节目更受本地观众的欢迎)。各个地方的报业集团尽管在发行上存在着一定程度的竞争,但是在总体上仍然俨如独立王国。必须打破地方壁垒,撤消地方保护措施,建立全国统一的报业市场。使各地报纸在国内统一的报业市场中平等竞争。为此就必须解除地方报纸与当地党政系统严格的依附关系,正如银行系统的改革,除中央银行外,地方不设与当地省政府同级的分行。所有的中央和地方报纸都直接接受党中央和中央政府的政策指导。它不仅没有否定党政机关对报纸的领导,而且还会使党的领导变成一种道德上的权威,使地方报纸在坚持党性原则的范围内,拥有更大的活动空间,这对于报纸产业化、集团化的发展使十分有益的。

第四是在坚持国家控股的前提下,实现投资来源的多元化。应该允许新闻传媒企业上市融资,吸纳民间资本,并且在一定的范围内向外资开放,其前提是确保国有资产的主体地位。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在较短的时间内,把我们的新闻事业做大做强,增强实力,提高竞争力。

总之,中国报纸的产业化和集团化的水平虽然不高,但是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起点。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在中国的最终确立,随着中国最终加入WTO,随着新闻改革的进一步发展及人们对报纸性质、使命、功能的认识的深入,在不远的将来,中国报纸的产业化和集团化必将实现突破性的发展。

发布者:武汉大学媒体发展研究中心
关于我们
关注我们
  • 微信公众号:武汉大学媒体发展研究中心
找到我们
  •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珞珈山樱园路
  • 邮编:430072
  • 电话:027-68756616
  • 邮箱:whucsmd@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