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for Studies of Media Development, Wuhan University.
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
academic
Bill Berkeley:特朗普时代下的美国媒体
发布时间:2017-03-20 作者:W.Media 来源:武汉大学媒体发展研究中心 关注:3284

        2017317日,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兼职教授Bill Berkeley(下文简称Bill)受武汉大学媒体发展研究中心的邀请,做客中国传播创新论坛讲述特朗普时代下的美国媒体Bill先生是此前就读于哈佛大学和耶鲁大学法学院,曾担任《纽约时报》国际事务及美国外交政策社论作者,还曾担任《大西洋月刊》驻非洲及中东地区记者十余年,自2010年起,先后受聘于复旦大学、中山大学,专授国际新闻课程。

 

    据Bill介绍,这是他首次向公众分享特朗普时代下的美国媒体这一主题,之所以选择这个研究问题,是因为美国总统特朗普此前表示,他正和美国媒体展开一场持续性战争,他指责记者是地球上最不诚实的人,甚至称美国媒体是美国公民的敌人。那么迄今为止,美国媒体是如何报道这位新总统的,美国媒体又应该如何报道他?这是Bill想要探究的问题。

 

特朗普通过谎言不断为美国制造和堆积仇恨

    特朗普2016年总统竞选口号为让美国重新强大起来(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然而,Bill认为特朗普就职以来只是在不断地为美国制造和堆积仇恨(Make America hate again),特别是特朗普和美国媒体的冲突关系从未缓和过。

 

    《华盛顿邮报》曾罗列出特朗普在上任前50天共发表的219处错误或误导性言论,而《纽约时报》也指出特朗普带领下的政府班子共出现过12处类似的言论。例如,对于媒体对特朗普就职典礼的鸟瞰图报道,特朗普及其白宫新闻秘书肖恩·斯派塞指责报道严重失真,特朗普称其就职典礼有150万人参加,其白宫秘书斯派塞也称之吸引了史上最大的就职观礼人群。此外,特朗普曾凭空捏造出成千上万的穆斯林为9.11的袭击欢呼的新闻,甚至坚称有三百万非法移民给希拉里投票,导致其在普选票数上落后Bill指出,特朗普总在尝试说服人们一切事情都暗无天日,只有他才能拯救我们。他的言论中时常诉诸偏激、反移民、反穆斯林的情绪,还诉诸种族主义,充满了所谓的政治正确理念。然而,特朗普常常为此不经思考地制造谎言,但这些谎言却十分容易被证实。

 

        Bill将特朗普称为蛊惑人心的政客,不仅如此,特朗普还通过推特绕过媒体并带着对传统媒体的诋毁直接发声,用反对和攻击淹没真相。讲座中,Bill提出面对虚伪的政客,新闻媒体在什么情况下才能把一个谎言称作谎言?他指出,特朗普的出现在破坏新闻业的核心职责:将谎言与事实区分开来。正如国家公共电视台(NPR)的Oreskes所说:当你为人们打上谎言的标签时,你会把人们推开,而且会被认为是选择了立场Bill表达了美国媒体始终如一的工作理念,新闻工作者仍然在为他们的生命战斗

 

新闻业的春天:

公众开始回归到传统媒体寻求真相

    《纽约时报》十年来首次为自己做广告,广告名为“Truth”,强调真相成为了时代的稀缺品。而Politico的专栏作家Jack Shafer则认为特朗普给传统新闻业带来的机遇,特朗普的上台是给《华盛顿邮报》最好的礼物,在Bill看来,这是因为在分不清真相与谎言时,公众更愿意回归到传统主流媒体上去寻找真相,因此他们更愿意为高质量的报道付费,付费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价值。

 

        Bill还指出,值得庆幸的是,特朗普对情报局的鲁莽攻击让他在国家安全系统内有了强有力的对手,大量的爆料流向《华盛顿邮报》这样的精英媒体,使媒体具有与其抗衡的力量。《华盛顿邮报》雇佣了70个新的记者,形成了巨大的调查团队来调查特朗普的商业交易和利益冲突,《华尔街日报》正在对特朗普旗下的150个金融机构的债务进行调查等。Bill特别指出,在媒体专业报道的对抗下,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Michael Flynn因被报道与俄罗斯有私下关系而辞职。可见,新闻业对于维护一个良好的民主体系仍然具有重要作用。

 

    最后,Bill引用Josh Marshall的言论表达自己对新闻业的期望:除非所有的出版商关停,记者被逮捕或消失。我们应该对我们的价值观、历史和这个国家保有一定的信心。美国电影《晚安好运》(Good night and good luck)里讲述了记者爱德华·默罗(Edward r. Murrow)在冷战期间揭露麦卡锡蓄意制造红色恐怖的政治谎言故事。现在到了我们成为默罗的时刻!”Bill动情地说道。

 

    现场听众对于Bill的演讲反映热烈,问题不断,主要涉及:新闻业与国家安全、美国传统媒体与新媒体关系、美国国内的民意等。谈到在社交媒体被特朗普利用,成为传播谎言的平台这一问题时,Bill 认为传统媒体已经做得很好了,它们的订阅量正在增长。人们已经开始意识到危机并聚合在宪法和传统的价值观周围。但被问到传统媒体和新媒体还会展开怎样的博弈时,Bill表示这是大家都在思考的问题,他也难以预测。

发布者:武汉大学媒体发展研究中心
关于我们
关注我们
  • 微信公众号:武汉大学媒体发展研究中心
找到我们
  •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珞珈山路16号武汉大学媒体发展研究中心
  • 邮编:430072
  • 电话:027-68756969
  • 传真:027-68756969
  • 邮箱:media@whu.edu.cn